Saltttttttt

全职推喻黄周江叶蓝
DC腐向同好欢迎来撩
特别低产,人帅弧长。

IRRESISTIBLE FORCE 不可抗拒之力(二代绿红:HAL/BARRY)

GREEN LANTERN:


今天是圣诞节,巴里.艾伦正静静躺在那个巨大的老式扶手椅上,透过凝聚在玻璃窗户上的积雪和冰霜观看外面那一圈温馨的圣诞树和灯光,外面空无一人,寒冷和冰封却无法阻挡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走过湿滑道路时的薰薰然,从烟囱冒出的酱汁烙饼烤鸡香味更是让整个环境充满惬意。尽管巴里的视力有所老化,双腿再也没有年轻时刻的体力可以在短短几秒内绕地球一圈,但这不妨碍他睁着半迷糊的睡眼感受圣诞独特浓郁的气氛,当然,要是他最想念的人还在,实现年年圣诞节许下只能年年落空的心愿,那么一切都是完美的。
他本不该抱怨,因为上天确实给了他不少照顾。在爱利丝生下一对双胞胎,不得不忍痛把子女和总是让她等待的丈夫留在过去的时间以免未来出现混乱的情况下,他最好的朋友兼搭档哈尔.乔丹始终陪伴在他身边,向来连自己日常生活也照顾得不好的费里斯公司飞行员竟然帮助巴里熬过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不仅主动承担一些家务活,这个不习惯包括婚姻在内的男人也逐渐成为家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后来子女长大一些,问及他们两个的关系时,慢性子的巴里才意识到自己对好友的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而急性子的哈尔却用掉一辈子最大的耐性去等待最迟钝之人醒悟。
他们理所当然在一起了,带着正义联盟以及其他灯侠的祝福,独立干练的卡罗尔.费里斯跺着令人惊心动魄十五厘米的高跟鞋,在前任男友现任下属的婚礼上不耐烦地念叨着,“很难想象那个给不了女人安全感的人会拖延到现在,连我都看不下去。”
不过在感情方面,哈尔无可置疑是个懂浪漫的人,他不仅把哄人开心的方法通通用在巴里身上,还不厌其烦地提出各种想象力丰富极具思维跳跃性的花招,还专门跑了一趟蓝灯军团所在的星球,向圣行者申请蓝灯戒好去跟带来希望的闪电侠求婚——这些都超出最快之人的思考速度和预料。
最伟大的绿灯侠在弥留之际也没后悔过自己当初做过的决定,包括长期军团生涯给他的身体机能造成的损伤,灯戒能挡住大部分损伤,但不是全部,这具身体长年累月受到的伤害如此之重,以至于连扎塔娜也不能使它们痊愈。所以,在哈尔年龄整整大上一圈的时候,他总是要用强大的意志力去忍耐从骨头肌肉乃至内脏发出的哀鸣,然后回头给自己的伴侣一个轻松的笑脸,要不是不该出现在海滨城已退役飞行员脸上的汗水和毫无血色,巴里几乎被他瞒过去,但神速恢复力者对此无能为力,只能陪在爱人旁边,直到对方带着病痛的折磨离开这个世界。
记忆像老式播放机那样断断续续,过去的红衣跑者恍恍惚惚地回想着伴侣或荒谬鲁莽或令人惊喜的种种言行举止,他通过这些汲取坚强的力量,而不是以最快的速度逃避它们,将愉快和不愉快抛到身后。
再说,他现在也跑不动了。

险些把玻璃敲碎的敲窗声引起他的注意,还有,透过窗帘的不可思议绿光。
这种绿色他永远不会认错——符合哈尔性格的不熄之火,令人安心的自信和强大,照亮整个宇宙和地球夜空的璀璨明灯。
难道是梦?或者哈尔一些外星的战友来地球看望故交的家属?
巴里竭尽所能地快,站起来颤抖着双手打开窗户,上帝,他看到了谁?!
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就站在阳台外,却不是本该出现的年龄,一如神速拍档重生后的年轻,还有乐天派的耀眼。满满的笑意几乎从那双充满意志绿光的眼里溢出来,积雪盖住他棕褐色的头发以及巴里无数次感受到的宽大肩膀,全身包着一层绿色的防护罩,清晰的白色手套,尤其是胸前的绿灯军团标志——它跟闪电侠以往印象中一样,正发出柔和灿烂的光芒。
“我在外面等了不长时间。”灯侠拍掉身上的雪花,自顾自从巴里打开的窗户里钻了进来,缝隙有些小,对于飞行员块头的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活,成功让他皱了下眉头,“但出于担心你收到惊吓,没直接用具现化的产物开锁。”
巴里承认近几年自己的心脏不大好,这是神速力恢复所能达到的极限,可是有什么比已过世很久的爱人突然以年轻状态出现在自己眼前更加令人震惊?
“嘿,别这样盯着我,伙计。”巴里看到一只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视野内的哈尔勾起嘴角露出他熟悉不过的笑容,“我现在正在进行时空旅行,呃,因为一次外出作战不小心被怪物的激光击中了,就用戒指定位找到了你的位置。”说完灯侠好奇地打量下周围,“圣诞节我怎么没和你一起过?”
被问到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没有什么比挚爱的离去更能让他的心疼痛,尽管他代表着希望,心还没有被悲痛击碎。他使劲眨着眼睛,避免泪水流出来,“你去了......跟吉姆他们一起度过这个圣诞。”
回应这个善意谎言的是爱人温暖的拥抱,哈尔解散身上的制服,恢复最习惯的飞行夹克装,最快之人还记得上面从飞行场地带过来的阳光气息,“你不擅长说谎,巴里,以我们多年出生入死对彼此了解,我看得出来。再说我不可能抛下你一个人。”
你不可能抛下我,我记得你一直就在身边,即使这间屋子关于你的生活痕迹越来越淡,疾病也不能抹去我们共同的记忆,作为神速搭档的冒险经历,还有关于我们身为普通人的那部分。
“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棕褐色毫无保留地对上海蓝色,这么多年来,他们的眼神从没变过,因为无论在哪个时期,他们彼此信任,在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同时,从没失去过意志和希望。
“巴里爷爷,我能进来吗?”一阵笃笃的敲门声过后,二代闪电小子年轻而活跃声音响起。
得到的却只有沉默。
闪电家族的人都不大喜欢等待,因为对他们而言,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非常缓慢,像是被无限拉长的泡泡糖。巴特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朝里面望进去,好极了,巴里爷爷正在他熟悉的老趟椅上睡觉,闪电小子蹑手蹑脚走到屋子里,想把礼物偷偷放在长辈旁边,给对方一个惊喜。

但直到他来到巴里旁边,这才发现——曾经的最快之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带着自己所见过的最幸福的笑容。
————————————end———————————

评论
热度 ( 15 )
  1. SalttttttttGREEN LANTERN 转载了此文字

© Salttttttt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