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tttttttt

全职推喻黄周江叶蓝
DC腐向同好欢迎来撩
特别低产,人帅弧长。

[绿红Hal/Barry&Kyle/Wally]裤兜里的仓鼠侠

遍地开坑:

人生在世,时常就会遇见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大部分情况下这些都可以归类为命运女神所开的小小玩笑并对其一笑置之,只有小部分——真的是很小那么一部分——才会让人觉得头疼。

而巴里·艾伦此刻恰好遇到了人生中命运女神所开的不那么有趣的几个小玩笑之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只有五英寸大可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好玩,更别提你还顶着宿醉带来的头疼。

巴里晕晕乎乎地从层峦叠嶂的被子山下爬了出来,坐在原地思考了足足十秒钟才意识到他所面临着的严峻状况,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化作一道红光奔向了海滨城。

感谢上帝,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在你遇到任何麻烦事时都能向他求助,因为你知道他永远就在那等着你。

尽管如此,按响门铃的时候巴里还是担心了一会自己会不会被哈尔不留神踩上一脚,但是实践证明事实比他的担心更加可怕。

哈尔早就习惯了巴里会偶尔跑来海滨城就一些宇宙罪犯问题向他求助顺便一起吃个早午餐什么的,但是说真的,一个五英寸大小的闪电侠?

他几乎要笑出声来,但是顾虑到抱臂而立的好友面上严肃的神情,哈尔还是礼貌而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把他捏了起来,罔顾后者在他指尖努力的挣扎将他塞进了自己牛仔裤的口袋。

“一起去吃早午餐?我猜我终于有一次付得起账了。”哈尔拍了拍口袋里明显鼓起来还不断蠕动的那一团,语调轻松地说。

巴里大概模模糊糊地抗议了些什么,不过声音太小他没听见,所以干脆地被无视了。

“所以,你现在可以慢慢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吧?”哈尔挑了一个会被人忽略过去的角落位置坐下,掏出巴里放在那堆曲奇饼干前。

原本气鼓鼓的后者闻言有些尴尬地拿脚蹭了蹭盘子,“呃,我想…大概…也许…可能……这是个意外吧?”

“什么样的意外?”哈尔啜饮了一大口咖啡,不屈不挠地继续发问。

“昨晚沃利想要庆祝一下他的文学史论文得了一个A,我一向不同意他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喝酒,于是我们就开了一瓶酒……也许两瓶……雷刚好来找我……”他的头几乎低到要埋进曲奇堆里——不他是真的埋在曲奇堆里大啃。

哈尔挑高了眉,若有所思地盯着巴里,半晌,他提出了一个技术性问题,“既然如此,那你干嘛不直接去找雷呢——如果只是因为喝醉了之后误用了他的腰带?”

正在捧着黄油曲奇埋头大嚼的闪电侠瞬间愣住了,他崩溃地抬起花生粒大小的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继而自暴自弃般地将脸埋进了剩下半块曲奇里。

-End?-

同一时间。

沃利刚刚把眼皮张开一线就被眼前耀眼的绿光晃得又闭上了,他花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那光芒来自他的好友,于是愤怒地抓起床头的闹钟砸了过去,“凯尔·雷纳解释一下你在干什么!”

绿光敏捷地拦截住了闹钟又造出一只大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你才应该解释一下你干了什么!”

察觉到好友声音里微妙的异样之后,沃利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然后他看见了一个五英寸大小的绿灯侠怒气冲冲地站在一排绿色字母“EXPLANATION”上。

宿醉刚醒的三代闪电侠抓着原子侠的腰带挠了挠头傻笑起来。

-True End-




以后的文都会在这里存个档XD

评论
热度 ( 70 )
  1. 凌竹青叶春虫虫窝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虫虫窝遍地是坑 转载了此文字

© Saltttttttt | Powered by LOFTER